首页 > 展会新闻 > 你不知道的客车卧具洗涤过程!

你不知道的客车卧具洗涤过程!


 时 间:2019-01-15

 
列车上的床单、被罩、枕套等卧具是否干净卫生?是不少旅客关注的问题。带着这个问题,小编跟随着一批列车卧铺上的卧具,走进这个堪称武汉最大的洗衣房。
 
上万平方米的厂房内,整齐摆放着45台超大型洗衣机,200余名工人两班倒,每日清洗的7万余件卧具可以铺满8个足球场。
 
这里,负责清洗武汉铁路局武汉客运段担当的所有普速列车上的床单、被套、枕套等贴身物品,以及所有动车上的头枕片。
 
这里,就是武汉客运段洗涤中心。
 
航空用品展
 
>> 厂房如同桑拿房 45度高温下持续工作6小时
 
2015年8月26日上午9时30分,小编来到位于武汉市青山区的武汉客运段于去年新建成的洗涤中心内。走进上万平方米的厂房,小编顿觉阵阵热浪袭来,机器轰鸣不绝于耳,34台超大型洗衣机、11台烘干机和13台烫平机整齐排列,100余名工人师傅麻利地进行着卧具分拣、洗涤、烘干、烫平、挑拣、打包等流水线工作。而处在烘干机和烫平机旁边的师傅们肩膀上都会搭条毛巾,这些机器个个都像小火炉,附近的温度常年在50摄氏度左右,让工人们要不时拧干毛巾擦去脸上的汗水。
 
“现在的环境比以前好多了,以前老厂房内的温度超过50摄氏度,还没工作就已成了‘湿人’,再加上烘干机的热蒸气和散发的化学气味排不出去,简直让人窒息,新厂房无论在空间还是通风上状况上,工作条件都比以往好多了!”工作了15年的烫平工周师傅说道,老厂房环境恶劣,空间低湿度大,空气混浊,烫平工常年在近50度的高温条件下工作,易造成虚脱,身上穿的衣服几乎上机后就未干过,特别在暑期,工作服上浸出来的都是盐印。
 
暑运以来,随着临客和旅游列车的加开,日均清洗任务更是增加20%以上,为保质保量, 200名员工两班倒一天未休,机器更是24小时不停运转。“但凡春暑运高峰、列车晚点等时候,加班加点到深夜是常事,接送工为交接卧具更是长期通宵值班。咱这工作可不能耽误,否则乘客就没有干净的卧具了。”车间副主任石敏华介绍道。
 
>> 卧具必须一客一换 洗涤用水每天提前化验水质
 
当日上午10时,卡车在脏品库前卸货。库房管理员告诉小编,这已是早上来的第7车待洗卧具。
 
洗涤中心主任夏志林向小编介绍,对于床单、被套、枕套这类贴身卧具,每趟列车出发前,配备的卧具数是卧铺铺位的“两倍半”,即500个卧铺的列车,会搭配1250套清洁的卧具。除保证去行回行都进行一次更换外,就算旅客中途下车,有新的旅客使用腾出的原铺位时,也需更换,保证“一客一套”。
 
夏志林告诉小编,车间里清洗重量为150公斤的洗衣机共有34台,每次洗涤需要清洗一个小时。每天的用水量超过了500吨,相当于用5吨水洗1吨的衣物。同时,每天的洗涤用水都是要提前进行水质化验的,以保证清洁卫生。一天12小时运转,可以清洗103吨衣物。
 
>> 百度高温烫熨 卧具报废率在1%左右
 
卧具清洗后,便需要甩干和蒸汽平烫。每台平烫机上,入口和出口两端,各分配着两名工人师傅。入口处,人工将洗好的床单撑开,如使用印钞机般放入机器;出口处,经过烘烫的床单平整地输出,再叠放整齐。“机器里使用的是超过100℃的高温蒸汽,床单从里面过一道,不仅烘干、烫平,更重要可以杀菌。” 
 
清洗后仍然不达标的卧具的报废率会进行报废,报废率大概在1%左右。近些年随着铁路环境提升,乘客素质也明显提高,故意污损、破坏车上用品的行为几乎绝迹。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减轻了我们的工作压力,大家在相互理解中提高素质,在提高素质的同时更能相互理解。
 
>> 设备逐年更新 机洗烘干替代手洗晾晒
 
56岁的生产班长胡久煌,清洗列车卧具已有35年,是目前洗涤中心资历最深的员工。
 
1980年,当他进入这个行当时,这个机构还名叫“武铁综合服务队”,位于武昌莲溪寺,综合服务队成立于1979年,起初只为一两趟列车清洗卧具,洗涤工都是铁路职工的家属,靠的是“搓板+棒槌”的人工手洗,以及“太阳+风”的自然晾晒。特别是冬天冷水刺骨,洗涤工常年累月人工首席,特别容易造成手指关节变形,导致内风湿等职业病。
 
80年代末,400平方米的洗涤车间内,配备了两台半自动的大型洗衣机。“但没有甩干功能,洗好的卧具要拿到烤房去烘干。”胡久煌回忆,大冬天,先穿着一身橡胶防水服,将滴着水的床单被套从洗衣机里拎出,再一篮篮地提到烤房里去烘,手冻得发麻。“烤房室内温度达60℃,进去5分钟,从头到脚都要被汗湿透,夏天更难忍受。
 
1993年,武铁综合服务队改为武铁劳动服务公司,2003年底搬至关山的凌家山北路,车间面积扩大至2000平方米,洗衣机数量增至15台。“2009年时,设备老化得厉害,能正常运转的洗衣机只有5台,春运时我们只能24小时连轴转,那一年特别累。”
 
2014年4月28日,武汉铁路局武汉客运段洗涤中心正式成立并投运那一天,新的厂房,层高11米,宽敞明亮又通风,34台洗衣机、13台高温平烫机、11台烘干机,自动化的操作让他的工作轻松了不少,工作效率越来越高,洗涤效果也越来越好。胡久煌骄傲地说,从业27年,他切实体会到了社会科技发展对一名普通洗衣工带来的影响。
 
“卧具清洗工同样在体验着铁路出行方式的变化。”洗涤中心党总支书记向长江说,1979年,武汉地区的列车卧具清洗才开始时,武汉发往全国的只有京广线上的南北两对普速列车;上世纪90年代,武汉相继开行了往成都、上海等方向的普速列车,列车数量到达10多对;后来,武汉的普速列车开始爆发式增长,在2005年达到顶峰,每天都有32对列车发往全国各地。2009年,京广高铁开通,武汉开行首趟高铁动车,从那以后,动车越开越多,普速列车开始减少,卧具清洗工经手的床单被套越来越少,动车头枕片越来越多。“如今,每天清洗的7万件卧具中,有3.6万件都是动车头枕片。”
 
2019中国国际航空用品展、邮轮用品展、列车用品展、酒店用品展、旅游用品展(简称:CTSE CHINA)于2019年5月29日-31日在上海虹桥国家会展中心举办。

关注我们

  • 微信二维码
  • 微博二维码

组织单位

快速链接

联系我们

电话

(86-21)3101-5701

品牌展示

  • food beyond
  • 上海紫羲
  • 6
  • 5
  • 4
  • 3
  • 2
  • 1